四虎
电影资讯网讯:

导语:浣碧嫁给果郡王后,表面上看起来十分风光,毕竟是从一个丫环平步青云,成为了允礼的王妃。尽管只是侧妃,却也足以耀祖四虎光宗、扬眉吐气,至少已经跻身于上流社会了。但实则是外祥内苦、极其屈辱的,果郡王从来没爱过她,甚至连假装爱她都做不到。

果郡王的牵强与冷漠连孟静娴都看出来了——一个不被丈夫爱恋的女子四虎,是被人看不起的,尤其是落在孟静娴眼里,简直就跟个笑话一样。

只是孟静娴知道也就罢了,毕竟,浣碧已经让孟静娴永远开不了四虎口、说不出话了。一碗鹤顶红足以化解浣碧所有的嫉妒与怨恨。

但浣碧万万没想到,就连一个不知内情的外人,都能一眼看出果郡王对她的冷漠与不屑,甚至直接揭露出她婚姻的不堪,这令浣碧既屈辱羞愤又无可奈何。

1、浣碧本想趁此机会秀恩爱

每当果郡王需要与浣碧一起秀恩爱时,浣碧都会把自己的演技发挥到极致。毕竟,是好不容易逮到的机会,她怎会轻易放过?

摩格在大殿上一眼认出——甄嬛就是当初那个与允礼一起在辉山上游玩的女人。他清晰记得,当时的甄嬛与果郡王是一对情侣,而浣碧只是跟随在他们身后的小丫环。

如今,却不知怎的,这浣碧竟摇身一变成了果郡王的侧妃,而当初那个心狠手辣、行事果决的甄嬛却成了皇帝的熹妃。

摩格心中纳罕,却不露声色,只默默关注着甄嬛与允礼的行为举止。尔后,甄嬛以更衣为名起坐离席了,不一会儿,果郡王也找了个借口离开;紧接着便是浣碧也尾随了出来。摩格心念一动,便也找了一个上厕所的借口出来看好戏。

他倒要看看,这几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。虽然旁人不知内情,而摩格却知道。所以,见他们先后离开,必定是要聚在一起商议“串供”的。

果不其然,甄嬛行至一个僻静处,那允礼便凑过来说话,还忘情地抓住了熹妃的手。紧接着浣碧也跟出来了,埋怨王爷不该私自出来与熹妃说话,这会被宫人们议论,毕竟宫里人多眼杂,又有温实初的前车之鉴。

浣碧当着甄嬛的面牵住了允礼的胳膊撒娇,借此宣布主权。

摩格见此情景,甚觉可笑,便现身笑道:“果然是一出好戏。”三人皆惊。

原著原文如下:(为方便大家阅读,我把原著原文里的人称与人名换成电视剧里的人称与人名了,基本情节不变。)

2、摩格直接揭露出浣碧婚姻的不堪

摩格笑道:“你们三个当真是奇怪。从前本是一对有情人做了叔嫂,一转头小丫环却嫁了情郎。你们不觉得别扭,本汗只见了两面便觉得别扭。”

摩格显然已经看出了他们在演戏,而且是一出十分拙劣并且蹩脚的戏。

允礼的笑意淡淡的,像晨起笼在鸳鸯瓦上薄薄的一层湿气:“可汗这话取笑了。”然后自然地将手臂从玉隐怀中脱出,将她挡在身后,正色道:“可汗开玩笑也无妨,但请勿拿小王的爱妻取笑。”

如果此时此刻,浣碧能保持矜持沉默,恰当的闭嘴,或许还可以保留她的颜面和自尊,至少能留住婚姻的遮羞布——虽然是有名无实,只要她不说,谁知道呢?

可浣碧偏偏是个贱到骨头里的人,竟画蛇添足、将婚姻里的屈辱内幕自爆端倪、不打自招了!

玉隐姣好的面上慢慢漾起珊瑚色的红晕,伸手握住允礼的左手:“多谢王爷爱护。”

摩格“嗤”地一笑:“夫妻爱护本是理所当然,这也要谢?可见平时难得爱护。抓着了人抓不住心又有什么意思?”

摩格仅凭浣碧这句“多谢王爷”就已经判断出:他们的婚姻不过是逢场作戏、掩人耳目而已,根本没有婚姻的“实质”。

浣碧听到摩格这番话,怎能不羞愤交加无地自容?但摩格并没有就此打住,口下留情,而是继续给浣碧伤口撒盐。

摩格瞟了一眼允礼:“别人不曾看见你爱护熹妃的样子,本汗却是亲眼见过的。你即便护着你的王妃,也和当年护着熹妃全然不同。”

甄嬛心头一震,满腔酸涩中缓缓蕴出一缕甘甜。摩格是何等眼力,自然瞒他不过。

可摩格的这份犀利落在浣碧眼里,又是怎样的一番感受呢?即便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允礼,在允礼的心中依然只有长姐。

就连摩格这个只与他们见过两次面的外人,都可以一眼看出来,这让浣碧情何以堪?婚姻里的遮羞布,居然被摩格当着甄嬛的面一把扯下来,估计此刻的浣碧连一头碰死的心都有了。